泥沼里的月光温柔滚烫绾绾 周在最新章节章节阅读

时间:2022-05-18 22:57:33作者:小白

小说:泥沼里的月光温柔滚烫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七画一只妖

角色:绾绾 周在

简介:【卑微盯妻狂魔X温柔小仙女夸夫狂魔,重生&救赎&校园小甜饼】高中毕业那年表白失败,云绾一直以为他不喜欢自己,可直到死她才发现他的爱隐藏在骨子里。她,众星捧月;他,人人唾弃。重生归来她只想好好和他谈一场恋爱。高中再次毕业,她再一次表白。可天壤之别让他不敢肖想,不想一直保护的小姑娘却将他堵在墙角不放弃的说:“江池咱们好吧”【总有人会在你泥泞不堪的时候,用那诚挚的温柔一遍遍伸手将你拉出深渊。】

书评专区

《泥沼里的月光温柔滚烫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

#一代小歌王香消玉殒,明日之星就此陨落#

#惊!小歌王云绾在三十岁前夕居然去世!粉丝们伤心涕零#

#小歌王云绾查出脑瘤#

#云绾手术失败#

……

今天的夜晚好似笼上一层薄雾,月色凄凉,垂洒一地冷清。某后台的房间里死寂的要命,压抑的气氛已经维持了很久很久。

终于,有人实在坚持不下去,颤颤巍巍打破这安静的氛围:“江……江总,这生日会还……”

“继续。”

冰冷没有起伏的声音出声打断,男人站起了身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。即使刚才的声音犹如腊月寒冰,可他们看见了,那表面平静的男人步履已经开始不稳,似乎马上就要倒下。

江池回了家,拿了酒,他没开灯,黑暗中的他仰头就使劲把酒往嘴里灌。

酒顺着下颚线洒了一地,衣衫被酒打湿,在灌完三瓶酒后,江池也顺着柜台滑坐在地。

无尽的黑暗中传出抽泣声,蜷成一团的大男人身躯一颤一颤,现在的江池就像失去了清水的鱼儿,岌岌可危。

“绾绾……”

江池哭了很久,直到天边的阳光刺到双眼他才回神。

他站起来险些摔倒,又拿了十几瓶酒到沙发前,看着时间打开电视,上午八点零三分,云绾出生的时间,也是……生日会开始的时间。

“不论是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还是现场的粉丝,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在昨夜咱们绾绾脑瘤手术失败,这不幸的消息令人伤心,今天是绾绾三十岁生日,在这里先祝绾绾生日快乐。生日会按理是要取消的,可是我们神秘人Y先生要坚持为绾绾做好这次生日会,目的是记录绾绾陪我们的那些岁月时光……以及发布绾绾专门为粉丝写的想在今天发布的新歌!”

生日会和新歌是云绾的心愿,不论如何江池都会帮她完成。

生日会举办到了晚上九点零一分,九点零一是云绾死亡时间。

江池脚边堆满酒瓶,他想把自己灌的烂醉,可是不管怎么样,云绾那毫无生机的脸始终在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他的绾绾死了,他小太阳永远坠落西边,他没能守护好自己一生的希望。

江池撑着沙发起身,脚边轻轻碰到的一个酒瓶倒下,“啪”的一声碎片四处飞散,支离破碎。

他站了好久,嘲弄的笑了声弯腰捡起一块锋利的碎片放进口袋,而后摇摇晃晃的回到房间。

打开房里的灯,一张张不同的海报出现在眼前。不止是海报,还有各种周边专辑,只要是关于她的,他通通都有收藏。

江池在床前坐下,他视线落在放床头边的相框上,里面的女生穿着校服趴在桌上被阳光镀上金圈,睡的很沉。

那是云绾,高中经常趴在他旁边睡觉的云绾。

只是……他再也见不到了。

她永远的离开了。

他盯着照片看了许久,直到他设的闹钟响起。绾绾的生日结束了,每年最美好的一天结束了。

江池摸着相框里的人,低声呢喃:“绾绾,我来陪你好吗。”

“小公主怎么能没有骑士的保护呢。”

江池摸出刚才放在兜里的碎片压在腕上,失去色彩的瞳眸在此刻才染上一点柔和的亮光,他张嘴,声音无比缱绻温柔:“绾绾,我爱你。”

很爱……很爱。

血染红地毯,在云绾三十岁生日后的第一天凌晨十二点零二分,在一个不会玷污她生日那天的日子,江池也选择了去追随他的小公主。

“不!不要!”

“江池不要!!”

云绾死去并没有离开,而是变做一缕魂魄跟在他的身边。

她知道了,她全部都知道了,原来从她刚进入娱乐圈他就一直在保护她!在她出道不久圈内就出现了一个神秘人Y,在他投资的活动中他都会亲身先行检查数次,到后面所有人都发现这个神秘人只会投资她的节目。

可她没想到这个一直以来在保护她、怕她出现意外的神秘人居然会是江池!

那可是当初拒绝过她,她一直放在心底十三年的江池啊!

“傻子!江池你就是个大傻子!!”

“大笨蛋!!”

“谁要你陪我死了!我才不要什么骑士,我只要你好好活着!”

“救他啊!谁来救救他啊!”

云绾的怒吼石沉大海得不到任何人的回应。

江池死后她的魂魄在他身旁陪伴了一周,在这一周里并没有任何人发现江池的死,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池尸体腐烂,无人收尸。

“江池,要是有下辈子你就别拒绝我了好不好。”

“就算你拒绝我,我也是会死缠烂打的。”

“而且,谁说你只是我的骑士,你也是我心目中的王子。”

“下辈子……就换我来保护你吧。”

“江池。”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风起,风落,告白的话语随着窗外拂起的微风如同过往云烟慢慢消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