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的我们最新章节,柯彧小说阅读

时间:2022-05-18 20:10:25作者:小许

小说:那时的我们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黎雍

角色:柯彧

简介:柯彧就像是一只路边的小狗,既没有饱饭也没有温暖。某一天,如果有人给了它一个肉包,它就会开开心心地摇着尾巴跟在人家身后。如果这个人还不嫌弃它仅仅是一只没什么血统的土狗,愿意把它捡回家,那么,它就会跟人家一辈子。 在他的十九岁,在他将要面对世界的时候,愿意捡起他的那个人出现了……

书评专区

《那时的我们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

柯彧坐在座位上,向窗外望去,旁边的铁轨一直向前,到视线看不到的地方。这即将是他第一次离开家乡,去往别的城市。

两个月前,柯彧的高考录取情况出来了,是绍兴的南越大学,一所很普通的学校。想起来也有些讽刺与惊险,在市里最好的高中读书,结果成绩一直很烂,填报志愿时,一共只能填五个学校,依次排下去,前面录不到就录下一个。没想到的是,前四个都没有要柯彧,一直滑档到第五个,这一点是柯彧从来没有想到的,没想过前四个学校都录取不上,第五个志愿都是他随便报的。就这个学校,柯彧的分数也是它的录取最低分,而且被录取的专业也是被调剂过去的,并不是柯彧填报志愿时所填写的志愿,这学上的,不可说不惊险,差一点,就没有学上了。录取结果出来的那天,还被他的姐姐怼了一顿。

“你这志愿是怎么报的,当时是不是跟你说了,志愿学校之间要有梯度,前几个冲一冲,看看能不能捡漏,后几个保底。”他的二姐打电话生气地说道。

“我这不是留一个报底了嘛。”

“你这就保底,差点就没学上了好不好。你在想什么,也就运气好点,虽然学校差了一点,但起码有书读了。”

“哎,分数就这么低,最后能报到这个学校感觉都有点意外了。”

“现在知道分数低了吧,早干嘛去了你。”

随后又说了几句,便挂断了电话。

柯彧对此也很无奈,分数低成这样,好的学校也巴望不来,靠点运气,起码是能读个大学了,虽然仅仅是二本。

昨晚,出发前夕。

“小彧,明天就要走了啊,这一下子你们三个都不在家了,只留下你爸妈了都。”隔壁的大伯站在柯彧家里笑着说道。

“是啊,明天下午晚些时候的火车。”柯彧将书包拉链拉起来说道。

“以后我俩都没人要喽。”柯彧的爸爸开玩笑说道。

“怎么,等小彧他们三学成归来后,还能把你们夫妻俩扔了不成。”大伯说道。

“哈哈哈,那可难说。”柯彧的母亲笑了两声,随即又督促道,“小彧,东西都收拾好了没有,你看看有没有什么缺的,衣服,洗漱用品,还要带点吃的,到绍兴要做一夜多的车,晚上要吃点东西,可别忘了。”

“妈,都带好了啊,应该什么东西都不缺了,收拾了这么多天。”柯彧回道。

“这次就不送你了啊,你一个男子汉,自己出去闯闯,应该也没事的。而且绍兴还挺远的,送都不好送。不像你姐姐,就在省内,骑车还能送过去。”柯彧的爸爸说道。

“爸,放心吧,没事的,我转个车就到了,也不乱跑,到学校那边让一个学长到门口接我就好了,一切应该都很顺利的。”

“你到车站里有什么东西不懂的记得问工作人员,你也没坐过火车没出过远门,还带着大包小包的,有什么不方便的就找工作人员,别逞能知道不。”妈妈敦促道。

“是啊,记得要带好自己的东西,把东西放到眼睛能看到的地方,下车上车时东西别忘了,这一旦忘了可就找不到了,车上人多眼杂,不都是好人,东西别被偷了。”爸爸补充道。

“放心吧,我又不傻,一定会注意的。”实际上柯彧只是一个未见过世面、自尊心敏感脆弱的傻孩子。

“这下子,你们三个都上大学了,都要离开家了,我们的一大心愿也就了了。我和你妈妈也没有什么本事,就打工种地赚点小钱,供你们上学,”爸爸说。

“这小破房子里走出了三个大学生,也多多少少算是一个佳话了,整个村子里应该就我们独一家了吧。”妈妈也感慨道。

一家人坐在院子里,手里挥着芭蕉扇,扇扇风,打打蚊子。八月底,或许酷暑已过,但天气依旧炎热,蚊子也还未退去,夜晚在外面乘凉,是整个村子里的常态,毕竟这日子里,谁愿意呆在又闷又热的屋里呢。柯彧抬头看看天空,月亮格外明亮,周围有一圈光晕,星星也布满天空,闪亮亮的,这是一个好天气。

……

昨晚柯彧和他的爸爸妈妈聊了很多,到十点多的时候,便去睡觉了,这个时间,对于农村,已经是是很晚的时间了。

出发前两个小时,柯彧和父母早早来到火车站。因为是开学季,虽不像春运那边,人潮汹涌,但是人也不算少,防止错过,他们便早一点来取票。

“你们在网上买好票了是吗?”轮到柯彧后,取票窗口的小姐姐问道。

“是的,我们买了学生票。”柯彧立即回答。

“你先把你的身份证给我。”

柯彧连忙将手里的身份证递了出去。

只见小姐姐将身份证放到读卡机上,随后说道:“将你的学生证给我。”

“我还没有学生证,录取通知书可以吗?”柯彧面色稍红,问道。

“也是可以的。”

很顺利,小姐姐将火车票和证件交给柯彧,时间也还早,离开车还有一个多小时,他们便在火车站内外走了走,拍了几张合照。

出发前40分钟。

“爸妈,你们回去吧,我打算进站了,到里面坐着等着。”柯彧在进站口的闸机门口前,和爸妈说道。

“行,你先进去,我们就走了,你自己要当心啊,注意安全,注意物品,别丢了。”爸妈依依不舍地说道。

儿行千里母担忧。

柯彧将票塞进闸机里,闸机口打开后,他拖着一个行李箱、一个挎包,外加背着一个书包走了进去,回头看到爸妈还在,向他们挥了挥手,便转过头,上了电梯。